• Miles Routledge

疫情前后,成长型大型科技股的兴衰

已更新:2021年11月19日

2019年疫情期间,由于疫情的不确定性,消费者将注意力转向线上和居家的替代品,传统消费者非必需服务的受欢迎程度急剧下降。由于全球大多数国家/地区都处于封锁状态,政府强制要求所有非必需品行业停运,只允许线上的操作。



因此,现在科技领域争相提供日常居家服务,例如教育、健身和购物,因为消费者愿意支付溢价以维持他们之前有过的生活质量。在此将讨论两个例子:一是Peloton,一个家庭锻炼及其媒体订阅公司,被提议作为健身房的替代品;二是Zoom,一种用于取代工作和学校面对面接触的视频电话会议软件。



在疫情导致的社会和经济停滞期间,许多人疑惑将如何适应新的居家环境。最大的问题是工作和学校必须继续运作,因为生产力下降可能对未来经济造成更广泛的毁灭打击。这些都可以通过Zoom完成。该视频会议平台的股价从之前的69美元的低迷开始上涨到2020年10月的峰值559美元——上涨了700%。该公司2020年收入达到26亿美元,主要来自其向企业和学校提供的额外电话会议功能和会议容量的服务。


尽管该股票最近(11月)被抛售至每股260美元,该公司仍拥有强劲的预期收入,他们的大多数客户都将这项服务作为居家工作和再次封城的预备方案。尽管该股近期并未达到许多分析师的预期,但很明显,Zoom在疫情后不会很快消亡。大型科技公司已经证明,在家工作是可行的,生产力、员工满意度都保持不变,这改变了一些工作的完成方式,于是Zoom巩固住了其在大型科技行业的地位,成为一只在疫情后仍能自我维持的股票。


Zoom这样的案例很罕见,因为许多作为疫情引发的空缺的替代品而进入市场的科技股在疫情结束时,并没有市场可以填补。像Alphabet和亚马逊这样的大型科技公司确实正在利用疫情,但并没有依赖它。而像Peloton这样的股票,只是因为市场状况的突然变化导致了投机,才表现好一些。



Peloton是2020年表现最好的股票之一,其峰值在12月21日达到每股162美元,比大约一年前的每股29美元的IPO价格高出450%。他的增长向投资者证明,疫情将为日常生活树立新的标准,确保公司在未来几年的发展。这得到了政府资助计划的进一步支持,每个大国的中央银行都印了更多的货币以维持经济运转,大家从而在政府机构的支持下能多投资风险较高的股票。



股价表现基于稳固的基本面。在2021年第一季度,他们报告了12亿美元的收入,比2019年前的2亿美元高出10亿美元以上。日常投资者希望将刺激资金用于像 Peloton 这样的高增长、高风险公司,以便在经济不确定的时期盈利。老练的机构投资者避免对股票进行长期分析以换取短期收益,许多人没有考虑到该公司从长远来看产生阿尔法的能力,这导致 Peloton 等科技股被看涨,直到有关疫情时间跨度的消息得到明确。众所周知,股票价格具有前瞻性,预测的未来价值已被定价,在疫情中几乎不可能定价。 由于标准普尔指数中的主要科技股对大多数现代生活至关重要,一些人认为投资这些指数是抵御任何萧条的安全赌注,尤其是在年轻一代从养老基金转向更积极投资的投资组合的情况下。


幸运的是,出人意料地,疫苗迅速出现。并且,由于对疫情严重性的猜测过于谨慎,普通民众对封锁的态度从在家等待结束的积极,几个月后转变为对限制的厌烦,希望生活恢复正常。在2021年末的几个月里,大多数经济体已经全面开放,形势受到严密监控。


随着疫情导致的市场混乱似乎即将结束,人们开始质疑,在疫情后的世界中,新常态会是什么样子。生活会恢复到疫情前的规范,还是居家的便利?随着限制的放宽,消费者似乎又亲自去健身房了,因为他们担心这种病毒实际上在大多数人中的影响很小。尽管Peloton等疫情受益科技公司在去年取得了巨大的增长,但成功的可持续性很不确定。随着Pelotons最近于11月初发布的年度财务报告,该公司洞察了类似科技公司在疫情后复苏中的黯淡前景。


11月5日,在Peloton公布了灾难般的收益报告后,其第一财季亏损超过预期,股价暴跌超35%。因此,该公司修改了2022年的收入预测,其前景比去年的数字低8亿多。该公司还报告称,截至2021年9月的3个月期间净亏损3.7亿美元。很明显,分析师和市场推动者对Peloton的未来不抱希望,许多人将该公司标记为临时替代解决方案,而非永久问题。



随着大流行的消退,Peloton 的情况只会变得更糟,他们的商业计划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他们的订阅计划,在该计划中,健身机的销售几乎没有利润,而用户则签署了进入健身团的月度计划。 在大规模采用时,公司将从被动收入中获得疯狂的利润,但现在健身器材的购买量直线下降,现有用户取消订阅服务以换取健身房会员资格只是时间问题,健身房会员资格以低廉的价格提供更多的器械。 随着人们在二手市场上出售他们的设备,这种情况也会恶化,从而减少对大多数工人阶级永远无法获得的已经昂贵的全新设备的需求。


如果没有实质性的改变,Peloton不太可能恢复投资者所要求的疫情水平增长高峰,这与大多数成长型科技股类似。苹果、亚马逊和Meta等成熟的科技巨头预计仍将在下一季度表现出出色的增长,但已直接警告投资者,明年情况将有所不同。普遍的解释是,大流行是高速增长的一次性例外,人们在恢复期后暂时摆脱对技术的依赖。一些例外是旅游业内的科技公司,例如 Airbnb 正在实现巨大的上行复苏,收入在大流行中下降了 70% 以上,现在仅下降 22%。项目显示,随着全球近 3 年来首次准备“度假”,2022 年盈利将恢复。



分析师表示,投资者的关注点已更加多元化。自11月初以来,投资者意识到不太可能因疫苗接种而进一步封锁,因此达美航空和联合航空等主要航空公司的股价飙升了50%以上。总之,这些流行病及对股票未来的不确定,让机构投资者对投资组合做出了更加丰富的配置。